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45天涨6成丹邦科技坐火箭益关寿破发价急

2018-08-01 19:44:07

45天涨6成丹邦科技坐火箭 益关寿破发价急抛600万股

原始股东在低于发行价的位置,大肆减持公司股票的同时,丹邦科技(002618)()仍然抵挡不住向二级市场要钱的冲动。

1月21日,丹邦科技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不低于11.38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5300万股,募集资金6亿元投入微电子级高性能聚酰亚胺研发与产业化项目(下称PI膜项目)。当天丹邦科技复牌股价涨停。

这是上市不到一年半的丹邦科技,继IPO后第二次发行股票进行融资。2011年和2012年,丹邦科技耗资4.25亿投入IPO募投项目基于柔性封装基板技术的芯片封装产业化项目。

不过,非公开发行预案发布之后,丹邦科技因其IPO项目尚未投产,便急于再融资投资新项目,而备受外界质疑。

不仅如此,就在不到一个月前,公司流通股第一大股东、自然人益关寿,曾选择逆市减持。益关寿两次在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公司股份,且均价都低于公司上市发行价。

发现,益关寿是一名香港籍的境外投资者,其身份并不简单,作为在2001年公司成立之初就曾出资的老股东,拥有公司前董事、关联人等多重身份的益关寿,无疑对公司颇为了解,而在增发之前的突然减持,也引来诸多猜测。

43天股价猛涨近六成

突如其来的非公开发行预案,并未阻挡投资者的热情。1月21日,丹邦科技强势涨停,收报15.42元,这与12月6日的收盘价9.75元相比,区间涨幅达58.15%。尽管22日公司股价下跌3.37%,不过收盘价仍高达14.9元。

公司目前股价明显高于11.38元的增发价底线,定增应该极易完成。北方某券商电子元器件行业研究员告诉。

丹邦科技主营业务为FPC(柔性印制电路板)、COF(柔性封装基板)及COF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一直被视为国内COF龙头。

上述研究员分析称,公司基本面还算不错,而且终端市场需求庞大,加上最近受到三星柔性屏幕概念刺激,所以股价表现比较好。

但令人担心的是,丹邦科技IPO项目如今尚未正式投产,公司就迫不及待上马新项目,难免给人以扩张太过激进的印象。

事实上,原本建设期为三年的IPO项目基于柔性封装基板技术的芯片封装产业化也已大为缩短,2012年半年报公告其投资进度为88.66%,预计2012年12月30日能达到可使用状态。

丹邦科技证券事务代表李婵告诉本报,IPO项目工程的建设刚刚完成,还有机器需要调试,加上临近春节招工十分困难

45天涨6成丹邦科技坐火箭益关寿破发价急

,所以春节后才能开始试运营投产,而真正收获利润时间还有待观察。

此外,本次拟募投的PI膜项目,在公司方面看来前景也颇为光明。

据其项目可行性报告称,该项目建设期24个月,建设完成后第一年、第二年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0%、80%,第三年完全达产。完全达产后,预计年产PI膜300吨,每年新增营业收入30195万元,新增净利润15176万元。

但查阅该报告后发现,上述可行性报告只字未提项目风险。其预估的年利润15176万元,为2011年度公司净利润5458.69万元的2.78倍。

中国电子材料行业协会一位专家告诉,公司的长处在于柔性电路板,而PI膜作为柔性板的原材料,虽有一定的关联性,但研发能力和产业化可能都还存在一定的技术困难,在推向市场的过程中还有可能会受到来自国外企业的竞争。

市场对其也是看法不一。丹邦科技1月21日的龙虎榜席位上,有两家机构合计买入1221.48万元,占据前两个席位,但同时也有两机构卖出,合计644.58万元。

实际上,审视其上市以来的财报,丹邦科技的业绩一定程度上受累于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较高。前述研究员认为,公司上市募集来的钱基本上都投进项目里了,激进的扩产计划耗资巨大,有一定的资金压力。

在此情况下,公司可以选择两个融资方式:一是银行贷款,二是定向增发,显然后者来得更加容易。李婵对此回应称,公司募集资金都有专户来管理,不存在拿募集资金去做别的用途的情况。

关联人、原始股东低价抛售

近期涨势大好的丹邦科技,却遭到其原始股东益关寿的两次减持。而获知,他不仅是公司元老、上市前公司的董事,而且现在仍是公司关联人。

丹邦科技2011年9月20日上市。按承诺,一年后的2012年9月20日,丹邦科技2528.4万限售股获得解禁,占总股本的15.84%。

上述解禁股份中含有益关寿所持有全部丹邦科技的股份,一共1520.4万股。而解禁之后,益关寿已先后两次在大宗交易平台共减持600万股份。

第一次是在10月30日减持300万股,减持均价为10.09元,当日丹邦科技的最低价为11.55元。

12月25日,益关寿再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300万股,均价为11.28元,当日丹邦科技最低价为11.72元。计算可得,两次减持后益关寿可获6411万元,其持股比例也从9.50%降至5.75%。

值得注意的是,益关寿的两次减持均价,不仅明显低于当日收盘价,而且都低于丹邦科技13元的上市发行价。

公开资料显示,益关寿为中国香港籍,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住所为香港大埔区悠然山庄。

查阅公司招股书和财务报告得知,益关寿曾任公司董事,且属丹邦科技的关联方,与丹邦科技渊源深厚。

2007年1月1日到2008年4月21日,益关寿曾为公司三位董事会成员之一;2009年5月公司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8月26日,丹邦科技201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同意益关寿因身体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职务的申请,同时选举益关寿儿子益天鹏为公司董事。

据公告,益天鹏现在仍为公司董事。

而益关寿的元老资格也不容置疑,早在2001年10月28日,益关寿就和公司实际控制人刘萍控制的深圳丹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丹侬科技),分别出资180万元和420万元成立深圳丹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丹邦有限)。

丹邦有限正是丹邦科技的前身,此后的2002年2月、2003年2月、2006年8月,益关寿对丹邦有限分别增资120万元、300万元和367万元。2007年5月,益关寿将未出资的12.33%股权转让给丹侬科技。

到2011年9月,丹邦科技IPO时益关寿持有1520.4万股,占总股本的9.5%。

显然,作为丹邦科技发起人的益关寿,绝不只是一名普通的投资者那么简单,其对公司的了解程度也一定不亚于普通人,既然如此,前景一片光明,益关寿为何还要以破发价大肆减持?

其实他的成本很低,这里面有几种可能性。前述研究员说,一个是以他对公司的了解,并不看好公司的业绩而抛售股票;二是个人投资者一般在投资的个股上会比较慎重,股价偏高时会分散投资降低风险,还有可能是他减持套现资金另有用途。不过,不管怎样都是赚了。

李婵对此则表示,从持股比例来看,目前益关寿仍然属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不代表他对公司发展没有信心。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