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公司

黄金价格冲击历史高位索罗斯浮盈数亿美元

2018-11-07 15:46:53

黄金价格冲击历史高位 索罗斯浮盈数亿美元

美联储推出的QE3,再度刺激黄金冲击1800美元高位,精准踩中新一轮牛市的索罗斯浮盈超过几亿美元。

罗杰斯

索罗斯

巴菲特

黄金疯狂12年,泡沫?牛市?

罗杰斯“看多”

索罗斯“看空”

巴菲特“看也不看”

“乱世买黄金!”当14日美国推出第三轮货币量化宽松QE3,让黄金有了冲击每盎司1800美元高位的动力时,市场在惊叹黄金牛市到来时发现,自进入千禧年以来,黄金已走过11年的上涨历程,而且正在冲击12年这个纪录。

回望黄金疯狂的12年,“再创新高”与“警惕泡沫”间的博弈始终未曾停歇,而举世公认的三位投资大师罗杰斯、索罗斯和巴菲特,也对黄金这个独特的商品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一个唱多,一个看空,一个轮空。

罗杰斯:坚定地唱多者 黄金是现实需求的寄托

自1971年黄金不再作为货币而是贵金属商品进入交易市场后,金价就一直起伏不定

黄金价格冲击历史高位索罗斯浮盈数亿美元

。然而不论如何波动,吉姆罗杰斯一直是黄金坚定的拥护者,而正是他对黄金20多年的唱多,成就了他传奇投资履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0年1月21日,是国际黄金第一轮牛市的开始,受困于当年美国经济衰退,通货膨胀严重,黄金价格一路暴涨至852美元/盎司的“天价”,短短半年内涨幅超过100%;但随即又迅速跌落并迎来了长达20年的熊市。

10年后的1990年,作为“量子基金”的创始人之一,已经在投资界声名鹊起的罗杰斯,正进入到他环球旅行的尾声。当罗杰斯旅行至当时的前苏联时,他发现那里的居民正在疯狂抢购黄金饰品。这激起了罗杰斯的好奇心,他去拜见了前苏联最大的金矿开采组织的头目,在和他的接触中,罗杰斯坚定了自己投资黄金的信心,并确立了贯穿他整个投资生涯的一条原则“不管赌什么,永远跟中央银行相反,永远跟现实世界一致。”而在那时,最需要回到和现实世界一致水平的商品,是黄金。

此后,罗杰斯开始坚定地唱多黄金,并身体力行买进各种黄金产品,按照他的说法,“我没有抛售过任何持有的黄金,如果黄金走低,我选择入市增持。如果大幅下跌,我将增持得更多。”

而时间也给了罗杰斯最好的回报,当时间进入2001年,美国互联泡沫的破灭和那场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让人们对美国经济的信心严重受挫。已经跌入谷底,价格仅有256美元/盎司的黄金开始发力上扬,到2005年,受原油价格一路走高、美元持续贬值等因素影响,黄金价格已经创下了24年来新高至500美元/盎司。

对于自己坚定地唱多黄金,罗杰斯认为,黄金几千年来一直是传统的保值手段。它可能会在某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落后于购买力。但在恶性通货膨胀来临时,它的保值功能会给人以信心。“也许今后会有其他更好的保值手段,但我还不能确定它是什么。”

索罗斯:避开黄金的泡沫 避风港虽好,不宜久留

和罗杰斯齐名的投资大师索罗斯,却是一贯的看空者。

2010年正是金融危机深度影响全球经济之时,避险保值功能突出的黄金已冲击到了每盎司1300美元以上的历史新高。而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索罗斯抛出了他的“黄金是终极资产泡沫”的论调:“当我看见泡沫时,我会买进。等到泡沫成熟了,就会沽出。”

索罗斯眼中的泡沫就是黄金,从2009年开始,保持了8年上扬曲线的黄金价格突然加速前冲,在索罗斯看来,黄金价格的显著上涨,除了实际需求中对经济增长乏力风险的对冲外,还有一部分上涨的动力来自于危机暗布的金融创新,随着金价的持续上涨,各种挂钩黄金的指数基金、理财产品层出不穷,吸引了众多中小投资者的加入,这些资金固然推高了黄金价格,但一旦出现下跌,损失也会很大。

出于对风险的控制,索罗斯在2011年的一季度,将所持的黄金资产削减了99%;并不断放出黄金泡沫将要破灭的言论,与坚持唱多的罗杰斯形成鲜明的两级。

尽管2011年黄金价格从1500美元攀升到1900美元/盎司,但到了2011年8月23日那一天,纽约黄金市场高达86美元/盎司的单日最大下跌,创下了国际黄金市场上的跌幅最高历史纪录,也彻底打乱了黄金疯狂的上涨。索罗斯的“泡沫成熟”,在这一天得到了验证。

不过,虽然索罗斯认为黄金市场被高估,并充满了泡沫,但人们还是发现,在高调宣布离场后,索罗斯又悄悄地杀了回来,到今年8月份,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所持有的黄金信托基金,已经比今年一季度的持有量增长了两倍还多。一个月后,美联储推出的QE3,再度刺激黄金价格冲击1800美元/盎司的高位,精准踩中新一轮黄金牛市的索罗斯,浮盈超过几亿美元。

巴菲特:无用的黄金 牛市,跟随还是离开?

当罗杰斯、索罗斯两位投资大师,一次次在黄金市场为自己的声名增光加码时,被誉为“股神”的巴菲特,却罕见地保持着远离黄金的姿态,以至于多年来一直被争论,在索罗斯回归唱多黄金阵营后,巴菲特会不会是当今投资界坚持“黄金是泡沫”的最后一人。

其实,“股神”也是人,正像巴菲特曾经投资过中石油和这样的股票一样,巴菲特对黄金的退避三舍,正是由于他在黄金投资中受过最深的伤害。

“黄金怎么样?这是一个经典的泡沫呢,还是什么?”当《财富》杂志在2010年10月采访巴菲特时,他对黄金给出了下面的回答:“瞧,你可以把世界上所有已经开采的黄金堆起来,也就是一个不大的金属块。按照目前的金价,这个金属块可以换全部的美国耕地,再加10个埃克森美孚,再加上1万亿美元现金。你愿意选哪一个?谁能产生更多价值?”

作为一个虔诚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只对可口可乐、卡夫这样拥有稳定持久增长前景、又有健康的现金流企业抱有信心,正像他自己说的,“在黄金数量固定的情况下,它没有实际用途,其价值完全取决于其他人愿意为它付出多少;很少有大宗商品未来半年到一年的走向是我们知晓的;人们喜欢追涨,而从较长时间来看,这并不是致富的办法。”

的确,就像无数宣称“黄金无用”的经济学家的论调,当黄金与货币脱钩后,哪怕它拥有数千年的世界第一货币头衔,如今的黄金都只是作为一种贵金属,成为市场交易的对象;而且,不论从其产量到实际用途,白银、铂金、钛、铱等其他贵金属的投资价值,甚至都要优于黄金。然而,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之下的金价暴涨,再一次使人们重新打量那个古老的命题:“黄金究竟是否还属于货币?”

黄金,这种古老的货币与独特的商品,在过去的11年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行着价格的飙升。也许再过数十年,随着世界经济缓慢进入新的景气周期后,我们才能重新认识罗杰斯、索罗斯和巴菲特的黄金投资理念。但面对眼下强烈的恐慌情绪和巨大的财富效应,人们的眼光恐怕还难以从闪闪的金光上移开。而走进第12个增长年份的黄金,也将继续在“泡沫”还是“财富”的争议中,震荡前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