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财

亟需重新认知的世界

2018-09-21 09:34:23

亟需重新认知的世界

在近日的国际舆论中,朝美峰会议题过山车式的戏剧性变化,不断考验国际观察家的思考力,也给吃瓜群众带来真实连续的国际政治娱乐。世界变化太快,博弈如此复杂,传统的理性判断变得更具风险。

乱花迷眼之际,不禁感喟,这确实是个需要重新解释的世界。

从国际关系的视角,目前的世界之变,最大的变量之一仍在于“特朗普变量”。鉴于他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总统、最具表演欲的政治人物、最善于利用新媒体工具来“推特治国”的领导人,这个互联互通的全球传媒世界,无法逃避特朗普的影响。尽管特朗普的善变与不可预测性已经为世人所知,但即便如此,其在国际舞台日复一日的演出仍常有出人意料之处。

而“特朗普变量”仅是世界变化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变化和即将发生的变化还处于风起云涌或酝酿发酵之中,需要新的认知和新的解释。粗略想想,这个变动的世界

亟需重新认知的世界

,至少有三个领域的关系需要新的认知。

首先,中国与世界的关系需要重新认知。

遍观世界,越来越多思想家已经在关注不断变化的中国全球影响力,这需要有全新的视角、更新的知识储备。实际上,在这一领域,许多有先见的知识人早已在苦思新的认知解释之道。

近日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的一次读书会上,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国际关系领域的中国问题思想家郑永年教授就呼吁,要重新解释这个世界。他的重点在于,呼吁对中国的知识重建。郑永年说,中国知识的未来即解释比改造更重要。之所以要对知识进行重建,是因为自近代以来,中国知识界对世界的解释权严重缺失。善创新词的郑教授称之为“思想殖民”。今天,中国已经到了“强起来”的阶段,而世界对中国的认知和解释,包括中国知识界对本国的解释都远远落后于现实,这种局面亟待改变。但显然,这是个浩大的世纪工程,甚至需要几个世纪的思想接力。郑教授本人也深知个中难度。

其次,发达国家,即所谓“西方”内部的关系需要重新解释。最近在贸易领域的国际摩擦日益使人看到,传统的“西方”关系面临来自内部的新挑战。

特朗普23日指示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考虑对进口汽车及零配件启动所谓“232调查”。美国汽车进口主要来自墨西哥、加拿大、欧盟、日本和韩国。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可能会进一步加深美国与发达经济体阵营里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摩擦。有外电24日以“特朗普扩大多路贸易冲突”为题,批评特朗普政府要把贸易冲突的战火延烧到欧洲等传统盟友。文章分析说,特朗普认为此举在帮助美国汽车制造者,但实际上,它将损害美国经济,坑了消费者、投资和就业。

美国动辄以国家安全为由采取贸易保护行为,从另一个方面看,这表明美国的“不安全感”已越来越深重。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近日公开称特朗普是“比敌人还糟糕的朋友”。美欧之间的利益裂痕无疑在推动知识界对“西方”的反思。

再次,尚被忽视的新兴力量与世界的关系需要重新解释。在国际力量版图上,有一股尚被忽略的力量在悄然成长。这就是广大的发展中国家。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发展中国家(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首次与发达国家平分秋色,而增长的贡献则持续增加。同时,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口的优势将在未来更长时间不断显现。对于这部分新兴力量,国际知识界的关注与解释还远远不足。

还有一点值得思考,其实在西方国家内部,尤其是当前的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是知识人,尤其是社会科学界知识人的一个冬天。特朗普总统的“反智化”色彩,其对传统精英媒体和知识界的反感,使不少智库学者感到寒意。很多华盛顿智库的资深专家就很有“无力感”,一些曾经推动美国政策进步的专家学者深感失落。

再回到国际舆论的思考角度,美国内部的政治结构中,特朗普不得不受制于分立的权力制衡,而在无物理疆界的国际传播领域,特朗普的影响力很难受到有效制衡,除非出现战争一类的更大事件,而这类事件又往往是与美国有关的。

反思和重新解释世界,归根到底,还要靠全球知识界。在这个过程中,知识人可以获得成就感,也就是郑永年教授所言的“知识的权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