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云南贵州获国务院特殊政策支持试点直购电

2018-11-13 11:52:24

云南贵州获国务院特殊政策支持 试点直购电

西南高耗能企业一直在等待直购电破冰,以图降低生产成本

云南贵州获国务院特殊政策支持试点直购电

9月26日,云南电公司中心部主任刘波告诉本报:“省里是有这个要求,而且公司也在推动这个事情。”但他并未透露直购电具体的试点企业和具体的工作进度。

而贵州省也在推动大用户直供试点。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下简称贵州经信委)相关处室人士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考虑到直供电涉及面宽,贵州省政府已经将该工作交由贵州省发改委负责,并成立了专门的处室负责。

贵州省化工研究院院长韩海波也极力主张在化工行业推行直购电,“如果赤天化集团和瓮福集团能够获得电厂的直供电,那他们的每年的成本将降低20亿元。”

大唐电力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如果大工业用户能够与电厂达成稳定的购电关系,购电价格将比上电价还低,至于过费他们自己可以跟电公司去谈,用电成本每千瓦时可下降0.1元。

电价传导机制缺陷

电解铝是最渴望直供电的行业。每吨电解铝电耗约为1.3万度,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铝业分会顾问郎大展称,2011年6月1日、12月1日国家两次上调用电价格0.0467%,每吨电解铝的成本上升600多元。

贵州省经信委认为,电价对黄磷、氯碱和电石等产品的影响也很大,电费成本在这些产品成本中的比重为46%、19%和51%,电价上涨后平均每吨的生产成本增加798元、133元和188元,而市场价格没涨,亏损增加。

《贵州工业》报道,电公司上调电价后,贵州省政府不得不对黄磷生产企业实施电价补贴,以减少该行业的亏损。后来,其他高耗能的行业也陆续向省政府提出电价补贴申请,这无疑增加了财政支出的压力。

在拯救高耗能行业的同时,贵州省政府也在现有的价格体系下保电力

行业发展,上述贵州经信委人士称,采取的措施是组织国有高耗能企业加大生产力度,通过提高企业开工率的方式增加省内用电量,保证发电机组不出现闲置。

降低电价高耗能企业就能减亏甚至扭亏,高耗能企业开工率提高了电厂机组闲置时间自然会缩减,但由于现在上电价与销售电价之间的缺乏市场化的传导机制,贵州省财政就只能用财政和行政手段两头一起抓。

云南也是如此,文山地区小水电的上电价区间在0..22元/千瓦时。而他们大工业用户,尤其是高耗能的冶炼企业,比如宏光铁合金厂、鹏呈冶炼厂、同利铁合金厂、金和冶炼厂、砚山县滇常铁合金厂等的用电价格为0.41元-0.48元/千瓦时。

业内人士透露,冶金类企业不堪高电价,压缩产能,导致该地区水电站大量弃水。

力推直购电试点

贵州省政府获得的政策给直购电强有力的支持。《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加快建设国家重要的煤电磷、煤电铝、煤电钢、煤电化等一体化资源深加工基地。”“优化发展高载能行业。”

贵州经信委不仅在文件中找到了落实直购电的产业,还看到了国务院给了出“高载能”的产业定义,在采访时发现,现在贵州省的电解铝企业已经不再称自己是“高耗能企业”,而是“高载能企业”。

此前,直购电因影响电公司的收益,在推进中一直受到巨大阻力。

2004年4月,国家电监会、国家发改委联合印发了《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暂行办法》。当年9月,国家电监会、国家发改委在“吉林省大用户直购电试点方案审查会”上审议并原则通过了第一个直购电方案吉林炭素有限公司向吉林龙华热电股份有限公司直接购电试点实施方案。

后来多地多家企业开展直购电交易,但直购电试点进展并不顺利。

日前,国家电监会研究室在一份内部资料中刊发了中国华电集团公司政策与法律事务部主任陈宗法一篇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文章,文章指出当前实行统购统销,发电企业售电端不能选择,发电企业向大用户直供电试点屡屡受阻,使得“多买多卖”的电力市场化格局没有形成。

目前,云贵两省推行直购电试点已获得了国务院的政策支持:云贵两省的政策依据是国务院相关特殊政策。《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允许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大用户直供电。《国务院关于支持云南省加快建设面向西南开放重要桥头堡的意见》中提出“把云南作为全国电力价格改革试点省,实施发电企业与电力用户直接交易试点。”

当问及直购电能否最终实施时,贵州经信委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现在电厂和企业已经开始做了。”就此向贵州电公司办公室提出采访要求,但是未得到明确回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