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红会称郭美美事件后努力在做搁置救灾物再遭

2018-08-05 19:36:18

红会称郭美美事件后努力在做 搁置救灾物再遭疑

芦山地震发生后,社会各界的爱心迅速向灾区集结。在此过程中,昔日担任救灾“龙头大哥”的中国红十字会,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冷遇。尽管后来红会表示募集到了过亿资金,但又被质疑搁置救灾物不下发

资料图片

4月20日8时02分,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7.0级地震。面对又一次突如其来的灾难,上至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下至各省区市以及企业、个人,纷纷向灾区伸出援助之手,爱心从四面八方向灾区汇聚。

在社会各界如火如荼的救灾行动中,中国红十字会,这个昔日中国慈善业的“龙头大哥”,这次也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尽管当事方可能并不愿意,人们还是喜欢将作为传统官化的慈善机构中国红十字会和视作民间慈善组织的壹基金放在一起比较,媒体、民似乎乐于传播这样的一组数字:“4?20”芦山地震当日,红会收到各界捐款累计14万余元,而壹基金筹款超过千万元。

这组数据传递着这样的信息:红会的公信力再度受到拷问。络上喧嚣一时的讥讽谩骂,似乎也进一步证明红会面临着极重的信任危机。尽管壹基金也遭遇了对其透明度的质疑,但红会受到的络羞辱要多上几万倍。

于是乎,媒体在全面呈现社会爱心大集结、各界分秒必争与时间赛跑抢救生命的救灾过程中,同时聚焦了公众应否再信任红会、红会应如何借本次赈灾化解信任危机等话题。

质疑者有之,力挺者亦有之。但不管舆论如何喧嚣,红会以及相关公益慈善组织或应以此为契机,躬身自省,重塑公信力,重拾社会的信任。

社会爱心大集结

芦山发生7.0级地震的消息迅速在络上扩散之后,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民间组织和个人的反映都非常迅速。

地震发生后仅18分钟,四川省军区已成立抗震指挥部;

震后仅28分钟,第一批救灾部队(武警四川总队的1200名官兵)已动身赶赴灾区;

震后仅38分钟,第一批非军方专业救灾队伍已动身前往灾区;

震后仅58分钟,国家减灾委、民政部紧急启动国家三级救灾应急响应,由八部委组成的减灾委工作组赶赴灾区;

震后仅79分钟,首个民间慈善基金开始行动(壹基金);

震后仅88分钟,首个民间专业救灾队伍动身赶赴灾区;

震后仅89分钟,四川省宣布启动一级响应预案;

震后仅118分钟,直升机已出现在灾区芦山县城上空,为救灾获取第一手资料……

在外围,全国力量也在迅速集结。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内蒙古、宁夏、黑龙江、江苏、浙江、辽宁、安徽、福建、广东等省市自治区,第一时间向四川省政府捐款500万元到1000万元不等。

许多省市的卫生厅(局)当天就将灾区所急需的大量棉被、帐篷等物资紧急启运。许多省市由官方组建的各种地震救援、医疗救助、心理干预等专家小组第一时间也都开拔奔赴四川。

中国红十字总会也第一时间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地震消息,并向社会发布求助呼吁。当日10时30分,总会已从中国红十字会成都救灾备灾中心调拨500顶帐篷到灾区。

作为捐赠主力军的企业也表现相当不俗。科技类民营大公司均有数目不菲的捐款,而银行业也积极行动起来,开辟抗震救灾金融服务绿色通道。地震当天,中国农行派出的救灾流动金融服务车已抵达灾区;震后次日,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流动服务车已到达震中芦山县。

湖南三一重工派出专业的救援分队,华北制药、石药集团、以岭药业捐赠的价值300万元的药品,当日也全部启运灾区……

民间组织和公民个人的反应也非常快。

8时29分,地震发生后第27分钟,壹基金立刻在微博上发布了信息,表示关注并随时准备行动;李连杰一小时后在自己的微博上呼吁友支持壹基金此次对雅安的赈灾行动。截至4月22日凌晨,壹基金募资超4100万元

红会称郭美美事件后努力在做搁置救灾物再遭

,成为这次抗震救灾活动中较为重要的捐款渠道。

微博名人@薛蛮子8时10分就转发地震微博,当天中午就在@微公益上发动捐款,四千多人半天就捐了33万元,当天晚上,所募物资已运抵灾区。

此前以运作免费午餐慈善项目而出名的媒体人邓飞,也迅速发布了他们的救助计划——向灾区儿童提供免费的大病医保,推动水安全以及帮助灾区经济重建。

红会遭“冷遇”

在社会各界如火如荼的救灾行动中,中国红十字会,这个昔日中国慈善业的“龙头大哥”,这次也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按照国际惯例,当灾情达到二级及以上时,红十字会发出国内救助呼吁。这次四川芦山地震已达一级标准,于是中国红会在第一时间就发出了社会救助呼吁。

可是,与5年前同在四川的那次大灾不同,民回应红会这种呼吁的,不再是“加油、祈祷、祝福”之类的励志话语,而是在红会微博上留满了与当下救灾态势格格不入的谩骂讥讽之语,红会官方微博上,回复毫不客气的“滚”占据屏幕。

面对质疑,红会高层也接连出来表态。副会长赵白鸽坦言:“可能部分友还留在郭美美事件的阴影中,但是中国红十字总会正非常努力在做。”

此时,距离昔日的郭美美事件已近两年。

2011年6日,新浪微博上一个自称住大别墅、开玛莎拉蒂的20岁女孩受到友关注,她在微博上的炫富,配合着她的微博认证身份“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瞬间引爆了中国红会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信任危机。

此后虽然红会发表声明称并无“红十字商会”机构,也无郭美美其人,但对于郭的真实身份信息,一直备受公众关注,却始终扑朔迷离。这一事件之后,红会受到了空前的信任质疑,后来媒体甚至曝光深圳佛山红会在该事件后所收捐款几乎为零。

此后红会为重塑信任,也于当年推出“中国红十字总会捐赠信息发布平台”,并采取多项举措以强化善款支出的透明性,但从本次事件中络流露的民意来看,似乎效果并不显著。

@作家草军书发的微博很直白地说明了这种现状:深圳红十字会在街头为地震募捐,民众纷纷绕行。红十字总会在微博信誓旦旦说将会透明使用地震捐款,但收获的没有捐款,只有友的骂声。哀莫大于心死。任何组织,只要把民众的心弄死了,它自己便也死了。地震首日壹基金筹款1000多万元,而红十会只筹到14万元。腾讯阿里巴巴中国平安万科王石都捐给了壹基金。

面对质疑,红会高层也接连出来表态。4月22日,副会长赵白鸽刚刚从救援现场回来,就对采访她的说,中国红十字会欢迎社会和媒体对资金使用进行监督,对于友举报的违规现象,将发现一例、处置一例,决不手软。

红会副会长王海京表示,红会接收到的每笔捐款,一旦使用都将公示到最细,包括采购物品及成本价格、运输价格等。

理性的公众确实在发出疑问,我们是否应该再相信红会一次?而媒体人舒圣祥的回答可能是难得的不带情绪的中立:“对红会而言,芦山地震也是它‘重塑信任’的一个良机:如果这次办好了,也许能够重新挽回信任;如果继续让人失望,则必将加大恶性循环的危机。”

壹基金执行理事长王石转达李连杰的观点称,没有红会就没有壹基金。“仅仅依靠壹基金远远不够,不因个别事件,失去对红十字会、传统民政系统震灾期间发挥作用的信任。”

李连杰此番话语,赵白鸽坦言与所有慈善组织是合作者的话,当然也在清晰地表达他们的态度和目标。

据媒体报道,截至4月22日17时,全国红十字会系统收到捐赠款物1.2亿多元,其中,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收到4247万元。总会和省级红会共向芦山派出救援队23支;拨付救灾款物2933万元。

可能正像赵白鸽说的,红会在做,在重拾信任的路上,公众也一眼看见他们的小心翼翼——4月20日上午红十字总会称工作组赴雅安灾区“考察”消息,引发友抨击后,会长华建敏立刻说:“‘考察’两个字完全用错了,我们是去救灾的,将立即改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