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假投资假出口假外资注水经济数据这样出炉

2018-09-29 09:55:46

假投资假出口假外资 "注水"经济数据这样出炉

各地的经济数据是地方经济发展动态的量化指标,是中央对地方经济发展实施决策、制定政策重要依据。如果地方经济数据失实,会直接导致中央对地方经济发展形势的误判,进而影响施策的科学性和精准性。

那么,地方数据造假现状如何?那些假数据是怎么来的?地方经济数据造假问题该如何解决?证券时报进行了一些调查,试图管窥地方经济数据造假现状。

1、一场“自上而下”的挤水分

“从辽宁曝出统计数据注水之后,几次开会,省里都会强调统计数据质量问题。”东北某地区一位统计局局长对证券时报表示,从上学时学统计就知道数据有水分,参加工作了给数据掺水分,到现在快退休了给数据挤水分。“我的工作生涯不仅在跟数据统计打交道,更是在跟数据水分打交道。”

在这位统计局长看来,近两年来的统计数据质量确实有所提高,可能绝对数上有水分,但大体趋势上没问题,还有就是很多“水分”是历史问题。他举例说,2000年工业增加值多报1个亿,这1个亿每年都跟着作为基数,随着绝对数的增加,水分一直都在。

另外一位中部省份的统计工作人员告诉,其实,近几年有不少地区早已开始对本地区GDP(国内生产总值)挤水分。需要说明的是,当前有些统计的“水分”是指技术、填报等小范围的误差,这主要是由于基层统计人员素质以及对群众统计认识有限引起的。

事实上,从辽宁爆发问题以来,诸多三线城市、县级城市数据挤水分明显,出现负增长。以上述统计局局长所在地为例,2017年经济增速为负增长约4%,工业增加值就是负增长逾40%。

多位统计人士看来,这场挤水分是自上而下的,不是说一说、喊一喊的问题,提高数据质量是趋势。

“中央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下定决心告别‘ GDP 主义’,不怕家丑。” 上述中部省份的统计工作人员对表示,中央对地方统计数据注水、造假情况已经下定了刮骨疗毒的决心。

在采访中,业内人士认为,接下来应该还有更多的地方也要加入挤水分的行列中。经济要“高质量发展”,挤水分、去虚假,当是第一步。

2、撒了一个谎,就要无数个谎言来圆

一位国家统计局的统计专家对证券时报表示,数据造假实际上非常难,因为统计环比、同比数据是环环相扣的,不同经济指标之间又有内在的逻辑联系,一年一个数据造假就意味着后面所有的年份都需要造更多的假来填补以前的水分,越到后面造假越难。

由于地方统计数据曝出不少问题,对全国统计数据也会造成影响。上述统计专家表示,目前,我国实行国家、地方独立核算,方法虽一致,但数据上一直存在着差异。国家核算GDP的基础数据主要来源于国家统计局调查队,工业、能源、投资等企业联直报的数据也是经过修正的,中小微企业及农业数据等采取抽样调查,由国家统计局垂直管理的各地方调查队实施。

“每年公布的全国数据,本身就是挤出地方水分后的结果。”该专家指出。

3、假数据怎么来的?

数据造假也有讲究。凭空直接修改数字的手段太过低级,也很容易露出马脚,因此必须玩点花样。数据造假有哪些手段?

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投资增幅一直是主力,也更是各级官员工作的“重中之重”,投资“快速增长”能带来GDP增幅“跑步前进”,而固定资产投资和招商引资则是数据作假的重灾区。

“投资这块水分大,尤其是固定资产投资。”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有些地方过去年度数据里的固定资产投资数据都大于当年的GDP值,可想这里面的水分有多大。

一种情况是地方政府和投资者私底下签一个合同,投资金额、投资年度等数据都由地方政府自己随意填写,投资额往往是实际投资额的几倍甚至几十倍。另外一种情况,就是连项目都没有,虚报投资项目,而且不少地方政府对投资数据的要求是每年都要增加,报上去后无论落实与否,数据都降不下来,为了保持投资增速,还连年追加。

招商引资一直以来是地方政府重点关注的指标,尤其外资的引入往往还伴随着国外先进技术、管理、设备等,容易成为地方政绩的亮点。

在主要造假方法中,一种是地方政府将人民币汇到香港或其他境外,注册成立壳公司,然后将人民币转成港币等其他外币,再汇回本地作为外资进行投资,其中的汇兑损失则由地方财政局负责。有些地方政府甚至成立引资专项基金,实际上是应对汇兑风险的资金池。还有就是直接买外资,政府花钱请外商注册成立壳公司,或者有专门中介公司,一段时间后把资金转走。

维系GDP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净出口与投资、消费并驾齐驱。如果净出口数据不理想,将严重拖累整体增长。假出口除了粉饰数据、假造政绩外,出口企业还能骗取出口退税、获取灰色收入。

出口数据造假主要做法是出口企业让物流公司的货柜车不停变换牌照,反复进出关,同一批货物多次报关通关,虚增出口额,同时骗取出口退税。尤其是在保税区,由于区内关外的政策优惠,这种做法实施起来更是简化便利。某些地方的物流公司甚至已形成成套的业务模式。另外,进出口数据造假可以为资本外逃和假外资流入提供便捷的管道,为金融安全埋下隐患。

GDP增长,财政收入需要跟上增长,而税收收入是地方公共财政收入的主要组成部分,因此地方公共财政收入造假,主要从税收入手。最省事的是征收“过头税”。即预收一年或者几年的税款,或者利用各类名目加重当年的税收。这种手段被广为应用,此前也多次曝光。

另外一种常见的方式是利用“税收空转”达到虚增财政收入的目的。税收空转主要是指政府通过预征税款、实行完税奖励、无偿出借财政资金给应税单位缴税的做法。实际上是,资金以税款的名义经过纳税人、银行、税务局、财政局周转一圈后,又回到其原始位置的周转活动。

第三种就是构造虚假交易。例如两家国企进行一笔无实质意义的账面土地交易,钱从政府的左口袋进,右口袋出,但是这个过程中产生了税收。

此外,全国联统计直报指企业消生产、消费、经营、效应等数据不再层层上报,而是直接上报全国统计系统,通过减少中间环节,提高数据的公开透明度和统计效率。

但个别地方政府自有对策,在联统计直报中前干预企业的真实独立上报,编造企业虚假数据,要求企业填报虚假数据,代填代报企业数据等等。企业在联直报前需要经过政府提前审核,才能上报。

“其实这些数据注水、造假手段并不高明,无非就是故意虚报、虚构增收、空转等,也容易被识破。尽管一直淡化GDP考核目标,事实上经济发展指标仍然是目前最明显的成绩单,关乎地方领导怎么升迁。”上述地方统计局局长对证券时报无奈道,尽管经济指标注水情况好转,但数据注水的范围却增加,比如“社会”、“民生”等领域是新注水领域。国家有提到的指标对地方官员都是一种政绩,都需要指标增长来配合。

4、另一种问题:漏报少报

其实,地方经济数据也有与虚报、多报相反的问题,就是漏报、少报。根据2004年全国第一次普查数据显示,我国的各省份经济数据,有的省份确实存在多报、虚报的情况,有的省份则是少报的情况。广东省经过普查,发现GDP多了2800亿元;浙江多了400亿;上海也多了600亿;北京更是多了1800亿;当然也有12个省份普查之后数据少了。

对于GDP漏报、少报的情况,主要是由于逃税。这种少报,随着民营企业的增加而增加,也随着服务性生产的增加而增加,更随着灰色经济的相对重要性的增加而增加。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黄有光认为,因为虚报而被夸大的部分,很可能已经小于因为少报而被低估的部分。

上述统计局局长对证券时报表示,此前统计数据里确实存在不少压低的行为,比如之前有贫困县的评选,得到贫困县称号就有各种优惠政策措施,还有就是乡镇企业统计覆盖不全,为了偷税漏税刻意隐瞒,一些受灾数据刻意夸大。还有就是现在络送餐、美容等数据都未统计。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中国实际GDP比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要高,造成隐形GDP的第一个原因是,GDP统计方式造成低估。另一个原因是逃税。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指出,近年来,中国新经济的快速发展超出预期,移动支付、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等带动产业革命与产品创新。然而,现有统计往往是适用于传统商业模式,并大多以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对新产业、新业态、新型商业模式等统计有所遗漏,同样容易造成GDP的低估。

目前,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应该超过55%。早在2008年摩根士丹利就估计中国实际GDP较官方数字被低估了30%,原因之一就是有相当数量的商户在个人消费中并不开具发票。国家还规定,月营业额不足3万元的小微企业免税,这样就更难统计了。

共享经济也存在难以统计的问题,传统的生产统计以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但共享经济、共享住房、共享汽车、共享车位、共享图书,参与者大多是居民个人,因此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

假投资假出口假外资注水经济数据这样出炉

,很难完整采集到相应的生产数据。

5、地方数据造假如何解决?

防范惩治统计造假,国家已采取多项措施。2016年10月中央深改组第28次会议通过《关于深化统计管理体制改革提高统计数据真实性的意见》。2017年6月26日召开的中央深改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两个重要文件:《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统计违纪违法人处分处理建议办法》。

数据显示,2016年,国家统计局直接查处的15个案件,包括一些重大统计违法案件,涉及9个省区市,每案处理的人都在10人以上,内部通报的违法违纪案件达20多项。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对证券时报表示,数据失真带来的问题是方方面面的,会影响我们科学决策的各个层面,影响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进程。对造成不真实的数据的人,包括主观造假和客观能力不足造成的数据偏差,都是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统计数据的真实与否,决定了决策咨询服务的价值。”潘建成说,为提高数据质量,国家统计局2017年4月宣布成立统计执法监督局,充分发挥统计执法监督利剑作用,维护统计数据真实准确。《统计法》和《统计法实施条例》,也会对数据造假和统计偏差进行追责。

除了严惩之外,国家统计局将在2019年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改革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生产总值核算将从原来的各省区市统计局负责,改革为国家统计局组织领导、各省区市统计局共同参与的统一核算。从严审核地区生产总值数据,从而确保地区生产总值数据与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基本衔接。

潘建成指出,一方面要加快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过去各个地方数据与全国数据不一致,或多或少与部分地区出于政绩考核等目的对GDP数据干预有关。另一方面,要加强资产负债表的核算工作,GDP是一个流量统计指标,是增量指标,不是存量。通过国家和地方资产负债表的核算,不仅可以把握存量的增长,还可以了解资产存量中有多少负债在里面,金融风险有多大,是不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此外,业内一直在讨论的解决办法就是绩效考核取消GDP考核指标,而采取其他指标。潘建成指出,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要追求的不是经济规模扩张,更多的应该是经济质量的提升、效益的改善、结构的优化、效率的提高以及更多的绿水青山和更和谐的社会氛围。对于盲目追求速度,甚至是不惜主观干预统计数据来追求速度的行为,容忍度越来越低,打击力度也会越来越大。

各地政府也在行动,2017年12月以来陆续召开的多省经济工作会议都在淡化GDP考核。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唐建伟指出,各地淡化GDP增速,说明各地的政绩观在改变。原来的政绩目标主要是追求经济增长,为拔高政绩难免有“注水”的现象。现在淡化GDP的考核,也就是说,未来政府的目标导向转变了,增长方式也在转变,从绝对值的增长转向质量的提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