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外汇

民营担保巨头中担陷流动性危机18家银行受

2018-11-07 16:28:03

民营担保巨头中担陷流动性危机 18家银行受牵连

民间借贷危机已在金融体系外围引发连锁反应,随着银行业收紧“银担合作”闸门,中小企业贷款违约增加,担保行业资金链面临巨大压力。

《第一财经》获悉,受广东乃至全国民营担保业内重要人物陈奕标“跑路”传闻影响,不仅其任董事长的华鼎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华鼎”)和实际控制的中担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下称“中担”)正处于困境之中,而且广东、北京两地担保行业暗涌已久的危机也浮出水面。

中担、华鼎资金链告急

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站披露,2012年1月30日,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副处长刘军、北京信用担保业协会会长李世奇、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总经理秦恺、北京市金属商会,会同18家同中担有合作关系银行的负责人,与中担公司全体高管举行了一次“政、银、企、担沟通交流会”。

中担公司总经理刘辉在会议上表示,陈奕标“跑路”之说纯属误传,他只是因心脏病去香港治疗,但同时也证实:“目前中担的流动性出现了一些问题,遇到了一些困难。”

2月7日晚间,中担办公室工作人员张磊对本报表示,目前,中担公司正在积极处理此次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中担公司和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中小企业再担保公司的领导专门成立了一个工作组。

“中担公司相关人员近期已经与公司开展合作的中信、光大、农业银行做了专门沟通,并计划2月8日去拜访北京银行进行沟通,希望能够得到银行的支持,让中担度过危机,不要给行业带来过于负面的影响。”中担相关人士表示。

发现,在中担的官方站上,已然找不到任何有关陈奕标的信息。在公司领导人介绍的部分,排在首位的是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刘辉的简介。

根据北京市工商局的资料,“中担投资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系2003年10月由“中融信用担保(北京)有限公司”更名而来,后者注册于2003年8月,注册资本金为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陈奕标;陈奕标创立的“广东国讯电信股份有限公司”出资4000万元,另一家企业北京神州电信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

2006年6月,中担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刘建京,陈奕标仅留下董事的身份。

但事实上,卸任了董事长一职的陈奕标其实并未退出中担的运作。接下来几年的股东大会纪要表明,陈奕标一直都是股东大会的“主持人”。

“尽管中担的文件上已经没有他的签名了,但圈内人都知道,中担的实际控制人还是陈奕标。”北京某担保公司负责人向本报透露。

他还告诉本报,最早的传言是陈奕标在广州的担保公司出了些问题,“跑路”一说可能也是由此而起。

上述广州的担保公司就是华鼎。陈奕标是华鼎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华鼎注册资本金7.6亿元,其规模在广东民营担保公司中数一数二,是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副会长单位,在省内颇有名气。

关于华鼎的传闻最早发端于去年年底,随后涌现出各种版本,有的说陈奕标“跑路”,有的说陈奕标在香港治病,也有的说华鼎资金链紧张濒临断裂。

昨日,针对这些传言,华鼎广宣部的人士对本报表示,陈奕标目前因身体原因在香港治疗,而华鼎濒临破产的传言不实,但资金紧张属实。

18家银行受牵连

“银担”关系密切,“中担事件”最先殃及的无疑是与之有业务来往的各家银行。

中担人士昨日对本报表示,中担的协作银行包括工、农、建、交等国有大银行以及招行、北京银行。而与其合作的银行还有浦发银行、南京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

中担官信息显示,2005年初,中担曾获工行北京分行首家A级担保授信9000万元,是工行北京地区首家获得授信的担保企业。同一年,中担还从农行北京分行获得了3亿元的授信,并成为农行认可的4家担保机构之一。同时,中担也是获得建行、北京银行推荐和认同的担保公司之一。

本报昨日联系中信银行、工商银行、南京银行、北京银行等四家银行,其中三家银行表示“尚不知情”;一家银行表示:“确实与中担有业务往来,上述交流会事情也存在,但合作具体金额不便透露。”

牵连18家银行的“中担”事件究竟涉及多少银行资金?

根据中担2010年度年检报告,中担的资产总额约为5.63亿元,实收资本4.5亿元。2010年全年营业收入3958.89万,净利润约为333.47万元,负债总额为8484.68万元。

而刘辉在上述交流会中表示,中担公司成立至今,累计担保额90多亿元,目前在保户数300多户,在保余额33亿元。

“中担的盘子很大,与很多银行都有业务

民营担保巨头中担陷流动性危机18家银行受

,涉及的金额肯定不是小数目。”某担保业内人士对本报称,并且,银行、担保公司、企业是个完整“食物链”,任何环节出问题都会牵连整个链条。

至于华鼎担保资金链到底紧张到什么程度,若出现资金链断裂,会有多少家银行牵涉其中,目前当地监管部门还在调查中。截至昨日截稿时,华鼎高层未就这些问题对本报作出回复。

但一广东担保业人士对本报透露,华鼎主要与一家国有大行合作,合作的业务量占其业务的百分之七八十,目前华鼎在该行的在保余额约10亿元。

调控压力集中地

某资本系族企业控制的一家北京担保公司副董事长透露,受民间借贷危机影响,2011年下半年,多家国有银行收紧了担保政策,采取提前还贷和只收不贷、暂停民营担保公司贷款业务等措施。

例如一家国有大行贷款客户由于还款压力太大,提出更换银行,但在办理转行手续时发现,客户在没有任何不良还款记录的情况下,被该行归入关注类贷款,续也续不了,转也转不了。

“正是因为银行只收不贷,有些本来有还款能力的贷款企业担心还了以后贷不出来,干脆不还了,最后各方的压力都向担保公司涌来,风险就集中反映在担保公司身上了。”前述副董事长称,与此同时,有的银行还提高了担保公司保证金比例,保证金的提高,又将担保公司一大笔的资金吸了进去。

此外,多位担保业人士也为本报分析称,从去年持续至今的银根紧缩,以及企业经营环境的恶化,致使很多中小企业或无法获得银行续贷,或无法归还到期贷款,从而使担保公司代偿规模和代偿率增加,资金压力大增。

上述广东担保业人士对本报称,农历年前他与陈奕标交流时,陈奕标就表示,华鼎担保已代偿约2亿元,再这样下去公司顶不住,希望有关单位能出面与工行协调。

但也不能判定这些外部因素就是华鼎尴尬局面的所有成因。广东省金融办有关人士对本报表示,若华鼎真的出问题,很大可能在于不规范经营,比如挪用客户保证金等问题,致使资金链断裂,而由于代偿增加致使出问题或只是“分量不大”的因素,因为华鼎的注册资金并不小。

在回答本报“是否涉及违规操作”的问题时,张磊称,中担没有进行过吸放贷的违规操作。

他认为,中担此次流动性问题其实是一个担保行业性的问题,与货币政策紧缩、银行惜贷,以及中小企业目前的生存困境都有关系。中担正在积极协调,希望中小企业归还贷款之后银行能够为企业做还续贷,不要只收不贷。

监管歧视?

事实上,银行体系收紧融资性担保贷款,并且提高“银担合作”门槛,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防范银行资金进入民间借贷市场,并将风险传导回银行体系。

据媒体报道,2011年8月初银监会下发了《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与融资性担保机构业务合作风险提示的通知》,要求各银监局对辖内金融机构展开风险排查,检查的重点之一是从业人员是否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协助担保机构高息揽储、高利放贷并牟取不正当利益的情况。

但这种清理的过程中,局部出现了一些歧视性的做法。

多位担保业界人士对本报透露,2011年12月,工行总行下发文件,要求在融资担保业务上“严格准入”,规定只能同由中央部委、省、地市级政府全资或控股成立的“政策性担保公司”合作。这意味着停止同民营担保公司的合作。

“按照工行的这一条件,广东省大约只有4家担保公司能与工行合作。”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人士对本报表示。据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的统计,截至去年5月份,广东全省已获融资性担保机构牌照的担保公司共有326家。

而此次陈奕标事件或将令民营担保行业承受更大的压力。

北京某家大型民营担保机构的副总向表示,这个事件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十分恶劣,导致现在很多银行都在清算担保公司业务,很多担保公司的新授信审批都已暂停:“我们的新项目眼看就要批下来了,可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被暂停了。”

数名北京民营担保公司负责人对本报表示,虽然“很无奈”,但他们已在积极地筹备应对方案,希望能够团结起来共同应对此次事件。

广东的情况也类似。由于华鼎在广东担保业界颇有名气,目前很多担保公司担心华鼎万一出事,会触发系统性风险。他们同时担忧,会有更多银行跟风,收缩银担合作,致使更多担保公司资金链断裂,或转向民间借贷等高风险领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